均分 9+,國綜抄都不敢抄,抄也抄不好

一檔綜藝,後台粉絲已經幫 Sir 把安利話術想好了。

什麼 ” 神仙陣容 “;

什麼 ” 沒一季低於 9.5 分 “。

最高級是這句:

” 這個綜藝,國內抄都抄不好吧 ……”

什麼都不用說了,安排——

《再次出發》

Begin Again

韓國 JTBC 的治癒音樂綜藝。

至今四季評分:9.4,9.6,9.6,9.7。

網友說的話不虛。

想抄,根本無從下手。

這是一檔 ” 三無 ” 節目。

01

沒有明星

不是說真沒明星。

而是嘉賓中沒一個人,把自己當 ” 明星 “。

領頭的,四季常駐嘉賓,Henry 劉憲華。

絕對的 ” 流量擔當 “。

伯克利音樂學院畢業,SM 旗下籤約藝人,2008 年以 Super Junior-M 成員的身份正式出道。

眾人周知的音樂天才。

但節目中看不到他半點的 ” 人設 “。

一個純粹的音樂人。

他在節目中基本就做一件事:表演。

只 ” 演 ” 一個人:自己。

弱化每個明星的身份、人設,和性格中尖銳的部分。

圍繞音樂本身,力所能及地去放大每個歌手的優點。

不製造矛盾,不凹人設,不撒狗血。

你可能想說——

是因為節目嘉賓沒有話題度,炒作不起來?

小看了。

《再次出發》每一季的成員在韓國都是頂流歌手,更有行業標杆和殿堂級音樂人。

第一季沒贊助沒資金,可為了保證音樂質量,還是請到了韓國元老級音樂家易道賢、李素羅、柳熙烈和盧洪哲。

這些大咖怎麼錄節目?

在愛爾蘭的街道,背着把吉他,拎個塑料袋。

看好場地就停下來唱歌,一點架子沒有。

你的嗓子,就是你唯一的本錢。

第二、三季,可謂是撕逼標配。

歌壇一姐朴正炫、樂童音樂家的李秀賢、自帶流量和話題的鮮肉 Henry、90 年代就出道的幕後大佬河琳。

要開始了?

剛剛演出幾次,人家自己就組成了 family band —— ” 大姐 “、” 小妹 “、” 哥哥 ” 和 ” 老父親 “。

在街頭巷尾、酒吧餐廳,興起則唱,一片融洽。

在西班牙一座大橋,Henry 看到落日餘暉,突然有感而發,拿起小提琴彈奏西班牙本土音樂《Despacito》。

河琳問了一句 ” 什麼調啊?”,拿起鼓就給他伴奏,吉他手、貝斯,紛紛加入。

彈到高潮,Henry 一個眼神暗示,幾人相視一笑,開始 ” 玩 ” 音樂,即興改編,默契十足。

引得橋上的行人紛紛停下,跟着拍手哼唱。

夜幕降臨,眾人在海邊一家酒館歇下,吃完飯,興緻又來了。

直接在狹窄昏暗的角落,兩把吉他,兩個話筒,唱起小甜歌《lucky》。

窗外下着小雨,海浪拍打牆壁,燈光昏黃,酒館里的人一邊和友人聊天,一邊聽着免費的樂隊演奏。

注意看鏡頭——

所謂明星,此時甚至成了路人的 ” 背景板 “。

還有搞怪的一幕。

Henry 和秀賢,偶遇一對異國情侶正在接吻。

嘖嘖。

要搞事情。

兩人直接走上去,直接合奏一曲甜甜的情歌《I’m yours》。

鬼馬的表情,簡直不嫌事大。

唱完,情侶感覺氣氛進入高潮,情到濃時 ……

很給面子地肆無忌憚開始熱吻。

哈哈哈。

最終兩人連忙害羞地跑開。

全程,沒有一個明星向聽眾介紹自己是某某歌手;也沒有人覺得自己是當紅明星,就要求舞美、樂器配置;更沒有人仗着自己前輩的身份,就倚老賣老、指揮別人。

只因在音樂里,沒有前後輩,沒有明星。

只有歌手和聽眾,只是人與人。

矛盾和分歧、身份和話題,都比不上把 ” 自己相信的,傳達給聽眾 ” 。

這是歌手們的初心。

第四季初來乍到的青年歌手鄭承煥,看到前輩李素羅的表演,不禁感嘆:

對待音樂態度竟可以如此純潔

《再次出發》為熱愛音樂的藝人提供了一個保護罩。

在裡面,他們可以徹底卸下面具。

用音樂,代替他們的容貌,走進你的內心。

02

沒有觀眾

不是說真沒觀眾。

而是沒有預設的觀眾,沒有排練好的表情管理。

觀眾不再是用來襯托表演情緒的工具、臨時演員。

而是表演本身的一部分。

節目的靈感來源於同名電影《Begin Aagin》,電影中的男女主角在街頭製作最質樸的音樂,從音樂中獲得內心的治癒。

節目組就以此為出發點,聯繫場地、找歌手、投入製作,前三季都是全世界各地去表演。

第四季,受到疫情的影響,沒辦法去國外,國內也不允許人群大規模聚集。

改室內?改線上?

不,堅持現場 live。

找場地、做好消毒,花更多的錢,想各種辦法,

就是要把音樂原封不動地傳達給觀眾,不打一點折扣。

前幾期,節目組更是用心地把表演場地安排在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地方。

第一次公演,防疫最前線的仁川機場。

給因疫情無法回家的機組人員們帶去治癒的力量。

第二期,疫情最嚴重的大邱據點醫院,為那裡的醫護工作者帶去音樂。

對音樂最大的尊重,在於感受它與人的連接。

表演者、觀眾,應該是平等的。

他們都是音樂的受益者。

所以,節目把觀眾放在和歌手一樣的位置,把更多鏡頭讓給這些普通人。

你聽音樂,我們來聽你的故事。

第一期的第二次公演,直接租了近百輛賓利(經費在燃燒),讓每位觀眾在保持距離的同時,享受到最好的音樂現場。

公演中特意設置了點歌環節——觀眾只要有故事,就能點歌。

有位種植生菜的年輕人,自述因疫情期間價格波動,目前盈利非常困難,來到這個節目感嘆道:

” 就算只是一天,請給我治癒的時間吧!”

為了給這位年輕人打氣,歌手們傾巢出動,直接演了一出音樂劇。

一邊唱,一邊還要全力 ” 飆演技 “。

唯一的女生——妹妹秀賢成了 ” 狗血劇 ” 女主,幾個哥哥上演爭奪戲碼。

妹妹:撩完就走

劉憲華:生無可戀 jpg

最後所有人都戲癮發作,劇本當場就改。

剛剛還是他追她 ……

突然。

變成了,他和他 ……

賣力的演出,最終收穫歡聲笑語。

還有一對新婚夫婦,因疫情沒能新婚旅行。

李素羅歌手直接站起來,唱了代表曲《求婚》,貢獻自己時隔多年的 live 表演。

兩位新人戴戒指的雙手緊握在一起,相視而笑。

這就是音樂給他們最好的禮物。

03

沒有剪輯

當然也不是沒有剪輯。

而是沒有為節目效果,話題熱度,不顧一切的惡意拼接。

劉憲華也常出現在國內綜藝。

幾乎是兩個人。

國內綜藝中常被吐槽情商低、不懂禮貌。除了韓綜那種 ” 誇張式 ” 藝能的水土不服,一個重大原因,就是國內綜藝的各種惡剪。

而在《再次出發》中,則還給他一個天才音樂少年的身份。

與國內愛搶戲的後期不同。

這裡的後期,都是 ” 藏起來 ” 的。

盡量減少對音樂、表演本身的干擾。

表演開始前,字幕悄悄出現在角落,用文案簡單地介紹歌曲的背景信息。

表演開始。

鏡頭也絲毫沒有亂切,即使有多個機位,卻都是老老實實聚焦在表演者身上。

畫面流暢地轉接——鋼琴的優美、小提琴的順滑、人聲的高亢清亮。

一首曲子下來,看得人通體舒暢,百骸放鬆。

偶爾切到觀眾,也是含蓄的小激動。

可當音樂穿透過屏幕,彈幕已炸——

韓國綜藝始終在做減法。

是他們不需要流量?

相反,韓國綜藝市場更飽和,競爭更激烈,節目更需要賺錢。

但就是這樣的大浪淘沙,把那些假模假式的、不用心的、質量低下的,都給你淘汰。

支撐一個節目的,不是資本,不是流量,唯有用心。

添油加醋。

不僅是創作者對自己手藝的心虛。

更加速麻痹我們的觸覺。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