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破浪的姐姐》,一場販賣女性標籤的騙局

乘風破浪的姑奶奶姐姐們,

總是讓我欲罷不能。

你會發現這個節目的 high 點不是節目本身,

而是這群姐姐的個人魅力所延伸出來的。

然而最近兩期,

讓我這個刷綜藝狂魔有了一種隱隱的挫敗感。

那些原本可以興風作浪的姑奶奶們,

為什麼變成了風平浪靜的佛系姐姐?

1. 不火的姐姐,沒法乘風破浪?

從悄無聲息的開播,到全場最颯的 ” 蘭花草 “,

從 ” 人間鸚鵡 “reaction 王綺綺子,再到 ” 伊物降一物 “。

每一個關鍵詞拉出來都是熱搜頂流。

在很多人追求 ” 少女感 ” 的當下,

《乘風破浪的姐姐》這檔 ” 逆齡女團 ” 選秀節目火了。

” 給 30+ 的姐姐們一個公平展現自我、被看見的機會。”

這,是節目組打出來的一塊 ” 金字招牌 “。

那些原本以為在這檔節目里,

找到 ” 發光機會 ” 或者 ” 第二次發光機會 ” 的姐姐們,

在第一場公演過後,恐怕是從心裡涼了。

首次被淘汰的六個人,

不僅是危險團,也是 30 個姐姐里人氣較低的姐姐。

怪不得有人質疑:這是按知名度淘汰的嗎?

她們雖然努力實力 max,卻不配擁有姓名。

比如,朱婧汐。

她在節目中的存在感還不如第一期她的那條綠褲子。

但朱婧汐的實力,光是作品就能震驚眾人。

她是鹿晗的 ” 御用填詞人 “,

是推出 ” 中國第一張賽博朋克概念音樂 ” 創作人之一。

但觀眾不熟悉,

成績再怎麼 A 都要承受 ” 不被看見 ” 的壓力。

崩潰痛哭的袁詠琳,驗證了這個 ” 真理 “。

也許你不熟悉她,但她的師哥你不可能不知道。

就是那個不按時營業的小公主——周杰倫。

不知道怎的,一炮而紅之後,袁詠琳卻逐漸消失了。

不管是中國台灣,還是大陸市場,都沒有了她的位置。

放棄是不可能的,她選擇了堅持。

堅持了 10 年,也糊了 10 年,

” 就在我快要撐不住的時候,

《乘風破浪的姐姐》給了我最後的希望。”

而得知淘汰機制有觀眾喜愛度投票時,

她的情緒一度失控。

因為知道自己人氣太低,

害怕觀眾不喜歡而被淘汰。

她哭得很厲害:

” 我以為我早就習慣沒被看到這件事 ……”

記得《浪姐》剛播出的時候,

有讀者在後台給我留言:

” 看完節目,我覺得自己似乎都沒那麼害怕變老了。”

但在這個舞台上,

” 年齡焦慮 ” 消失了,” 咖位焦慮 ” 出現了。

有一說一,

《浪姐》並沒有給不紅的姐姐更多可以留下的機會。

根據《浪姐》制定的賽制,

即便你實力 NO.1,你也要力爭永遠站在贏的那個組。

因為只有整個組贏了,你才有可能留下來。

而那些人氣比較高的姐姐,即便自己的組輸掉了比賽,

但因為有人氣加持,所以還是不會被淘汰。

這個賽制,相對而言是不公平的。

它用 ” 人氣 ” 作為淘汰依據,而不是依據實力。

人氣較低的姐姐,率先喪失了主動權。

畢竟,話題越大,鏡頭越多。

不紅,就沒有話題,進而鏡頭少得可憐,

最終陷入 ” 觀眾看不到你,你就只能被早早淘汰,繼續不紅 ” 的惡性循環。

她們沒實力嗎?

不。

她們紅嗎?

差一點。

奈何時運不濟,沒有機會讓更多的人看到。

有時候你不得不承認,

” 相比於實力能力,

時運路人緣這些邊緣因素,

好像更能左右你。”

默默無聞的王智,沒人搭理的海陸,

獨自美麗的朱婧汐 ,淘汰還被嘲的許飛。

在娛樂圈,人氣低就是原罪。

觀眾不認識你,就是瞎折騰。

原來,並不是每個姐姐都能乘風破浪。

2. 反標籤的《浪姐》,有點糊味

看完《浪姐》第四期的加長版,

朋友跟我說:

” 現在《浪姐》給我的感覺是,越看越沒意思。”

綜藝和電視連續劇一樣,都有劇本。

劇本寫得好,節目就有看頭。

回看《浪姐》已經播出的四期,着實有點高開低走。

當初節目的招募令是這樣寫的:

“30 位姐姐逆齡集結,

以女團的名義,

去征服所有不服;去拒簽所有標籤;

艱苦訓練、殘酷競演,乘風蛻變、破齡成團。”

結果咧?

所謂的 ” 解放年齡 “,變成了一句華麗的空頭口號。

無時無刻要求姐姐改變,

去做一個標準的傳統女團。

依舊在用選年輕女團的那一套東西去給這群姐姐們玩。

看到有人質疑:

這,難道不是貼上了狹隘的標籤嗎?

這,不依舊沒有跳脫出傳統審美的規訓嗎?

首當其衝的,

就是三個評委中最有話語權的 ” 女團經理人 ” 杜華。

華華子,以 20 歲女團標準作為 30+ 女團的平衡基點,

它真的不合適。

每一個姐姐都有獨特的個人魅力,

如果按照傳統女團的標準去要求她們改變、妥協,

只會磨損掉她們原本該有的靈魂,

成為流水線上整齊劃一的產物。

以年齡 30+ 女團選秀為名,

請來 30 位中生代女明星,

卻讓她們過上了《青春有你 2》式的集體生活。

把這群姐姐們湊在一起選女團,

為的不就是反標籤嗎?

可是為什麼姐姐們到了 30+、40+、50+ 的年紀,

依然要靠 ” 我的狀態很棒棒哦 “” 看起來就像 20 多歲 “,

這種理念來贏得所有人的滿堂彩?

30+ 女性美的定義再一次回到了 ” 保養得好 “、” 不像孩子媽 “、” 又瘦又白 “……

本以為會在《浪姐》看到不一樣的姐姐,結果啪啪打臉。

大家在講生孩子的問題,

李斯丹妮默默坐在一邊,插不上話,最後只能去找別的小夥伴耍。

難道,姐姐只配參加婆媳催婚催生綜藝么?

至少現在的她們,

還是沒能真正打破女性刻板印象和年齡桎梏,

直掛雲帆乘風破浪。

3. 你最想看到什麼樣的姐姐?

什麼是姐姐們的女團要表達的?

陳松伶說,是女性力量。

我們,究竟想看到什麼樣的姐姐?

可能舞蹈沒有那麼火辣,動作的爆發力也不強。

可能沒有絕佳的唱功,甚至還會跑掉忘詞。

但她們身上有 20+ 女團無法模仿複製的獨有魅力。

正如趙兆說的那樣,

” 在這個正在誕生的 30+ 女團中,

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她們逆年齡的生命力,

是她們身上無法阻擋的閱歷與知性。”

所以,《乘風破浪》能夠成功引爆,

並不只是簡單地把一堆 ” 過氣女星 ” 聚集在一起,圖個熱鬧。

它的成功,在於 ” 打破了行業固有的思維 “。

畢竟,這群姐姐只要被湊在一塊,

不管上什麼節目,這些 ” 爆點 ” 都能夠產生。

然而,

這檔看似在挑戰 ” 傳統女性觀 ” 和 ” 年齡觀 ” 的《浪姐》,

卻充滿了自相矛盾與悖論,槽點滿滿。

且不說第一期最後的 ” 逼宮 ” 和 ” 撕 X”,

單單看姐姐們呈現的舞台,就可以窺知一二。

一直走可愛女生路線的張含韻、金莎,

依舊扮演着 ” 迪士尼在逃公主 “,

而阿朵、丁當、袁詠琳這樣需要復出的 30+

反而被評價成不適合女團。

除此之外,

《浪姐》雖然讓我們看到了更多的 ” “,

但節目本身並沒有在女性議題上做任何努力,

更多的,是在靠這些姐姐自己的故事和衍生的話題來賣熱度。

不是說這節目不值得看,

我自己依舊也還是會追下去。

畢竟姐姐們真的太有魅力了,

哪怕她們只是圍在一起嗑瓜子嘮嗑我都看得下去。

但更希望節目,

可以讓大家看到不被定義、不怕束縛的自信中國女性。

畢竟,這才是節目的初衷啊!

所謂 ” 乘風破浪的姐姐 “,

不就是,

知道即便自己是青銅,也要向王者邁進嘛!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