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張雨綺“懟”的藍盈瑩,她的野心和努力到底錯在哪兒?

《乘風破浪的姐姐》播出,有姐姐藉著大好浪潮高歌猛進,也有姐姐直接觸礁被罵的體無完膚,前有劉芸、伊能靜、丁當、黃聖依被噴,最近,網友們又開始狙藍盈瑩。

理由也很奇怪,因為她太努力。

今天藍盈瑩通過媒體回應了這件事,她還是一如既往地 ” 正 “,說:” 我認為一個人有野心不是可恥的事情,人生只有一次為什麼不好好拼搏一下呢?”

這個回答堪稱無懈可擊,然而網友們並不買賬,認為她的努力是在踐踏他人努力的基礎上才成立,努力並不是免死金牌。

與此同時有趣的是,一段張雨綺幫李斯丹妮拒絕藍盈瑩的視頻也上了熱搜,視頻內容里,藍盈瑩一直找不是同組的李斯丹妮,讓她教自己和組員跳舞。

然後張雨綺直接給拒絕了,說:” 幫什麼幫,我們這裡還一塌糊塗呢。”

按說張雨綺這一段很值得被拿來罵,理由可以是過於強勢、不友善,甚至是心機。

然而網絡風向完全相反,大家普遍覺得藍盈瑩表現不妥。

有人說她過於自我,有人反問節目組是沒有舞蹈老師嗎?

總之,藍盈瑩的努力大眾並不買賬。

有人說大家之所以不買賬,原因純粹是有些人嫉妒,自己做不到那樣努力,所以抨擊努力,攻擊藍盈瑩。

然而我不這樣認為,我覺得網友不是在攻擊努力,而是在攻擊 ” 以自我為中心 ” 的努力,藍盈瑩,努力的方式不夠妥當。

給大家分析一下。

藍盈瑩在節目中最吸粉的表現在第一期,她對着鏡頭說:” 別人越是覺得我不行,我就越要行。”

然後她以初評級第一名的成績驚艷眾人,算是服眾。

自此努力的藍盈瑩靠着【想贏的心】和【完美的結果】收穫一眾好評。

然而她口碑崩盤並不意外,因為初評級並未展現她努力的過程——藍盈瑩,是在努力過程中出事的。

事情發生在第二次公演準備中,藍盈瑩和黃齡吳昕一組,在訓練過程中,藍盈瑩的努力,衝撞了其他人。

她們組的選曲是《用盡我的一切奔向你》,不是 high 曲,現場表演吃虧,於是藍盈瑩本着放大整組表現力的初衷,建議以樂隊的形式表演——她的初衷是好的。

也因此,藍盈瑩在訓練過程中直接和老師提了這個建議,這是她第一次爭取彈樂器。

然而遭到了老師的質疑,原因是藍盈瑩會樂器,黃齡也會,然而吳昕不會,從團體的角度看,這樣其實對吳昕並不公平。

在藍盈瑩原本的計劃里,她和黃齡會樂器,所以主唱就交給了吳昕,在她看來,這樣總公平了吧。

然而藍盈瑩這一套所謂的 ” 公平分配 “,其實是職場或者生活中最不合適的。因為這並沒有把人與事合理匹配,而是為了一部分人與事,犧牲了另一部分人與事。

就好比三個人吃飯,被要求把桌上所有東西吃完,有人更想吃菜,但肉沒人吃,於是想吃菜的人說,你不吃菜,那你就把肉都吃了吧,根本沒想到對方吃肉過敏。反而吃菜的人還會沉浸在:” 你看,我把肉都給你吃了,你還不知足 ” ——這不是公平。

吳昕,大家都知道,她不是大主唱的料,你讓她做,這一切更像是藍盈瑩為了玩樂器所做的所謂妥協——我要玩樂器,可是歌也得有人唱,還剩吳昕,那就她吧。

藍盈瑩所在的一切,看似在成全,實際是犧牲了別人的利益,成全了自己。

緊接着,藍盈瑩嚮導師做了二次爭取,既然玩樂器對吳昕不公平,那她可以再退讓一次,把 rap 的 part 也都給吳昕。

和上面是同樣的問題,為了玩樂器,簡單的一句 ” 都吳昕姐上 “,直接把吳昕推向了深淵。甚至,她說這一切的一切,都沒看吳昕,甚至沒問過吳昕這樣安排是否可以。

從這點看,藍盈瑩的努力和上進心,其實是以忽視他人感受為基礎的。

老師對藍盈瑩的第二次爭取,再次拒絕,理由是這個樂隊呢,要不就都玩樂器,要不就都不玩,這不是給不給吳昕 rap 的問題。

其實老師已經暗示的很明顯了,他所說的一切理由都可以歸結為一點:” 對吳昕不公平 “。

然而此時的藍盈瑩依舊沒意識到,甚至到這一刻,她都沒看吳昕一眼,沒問過一句吳昕你是否願意。

藍盈瑩的確不服輸,她被老師拒絕兩次,開始了第三次的爭取,這次就更離譜了。

她竟然提議,吳昕在十天內學會一種樂器,這樣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組樂隊了。

她轉過頭對黃齡說:如果她是彈貝斯,只要在重音上掃就行了,你多幫幫她。

注意此時,藍盈瑩依舊沒有看吳昕,彷彿吳昕是個工具人。

黃齡聽了都愣了,十天學會貝斯,在開玩笑嗎?

黃齡果斷給了拒絕,說:不可能,我都沒法彈。

然後這時場面很尷尬,老師出來解圍,大意是這樣難度太大,我覺得對黃齡來說都很難。

隱藏含義只有兩個字:離譜。

按說到這兒藍盈瑩應該可以停下了,但是她沒有,她繼續追問老師,強調讓吳昕做主唱唱 rap,她和黃齡玩樂器是絕對可以的,因為她覺得吳昕在中心位哪怕不玩樂器也能被看到。

這又犯了一個大忌——未經別人允許,代表了別人。

在後采時她也說了類似的話,她說:我相信我可以達得到,吳昕就一定也可以。

還是同樣的問題——她強行代表了別人。

這種 ” 我可以,那麼你也可以 ” 的毫無因果關係的定論,相當可怕。每個人天賦、悟性、擅長的領域都不一樣,馬雲也可以對着所有人說:我可以,那麼我相信你也可以。

很扯,這是一種壓迫。

最後,樂器沒玩成,藍盈瑩被罵慘了。

她被罵到如今的地步實在有些冤,因為任何一個想上進的人,如她所說,有野心的人,都不可恥。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她被罵卻也不冤。

因為目前來看,她所有的努力,都以自我為中心,輻射到了別人,而且這種輻射是不周全、是貿然的,甚至是可以反向削減別人利益的。

有人說她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這我倒不覺得。她更像一個不擅長人情世故,只會一股勁兒往前沖的人。如她自己所說,她對周遭人的情緒變化並不敏感。

因此,會下意識地奔着那個想要的結果去,過程中忽視他人的感受。

這點在她身上出現並不奇怪,甚至在目前整個社會上,這也是一種小範圍的風氣。

工作中,我們以結果為導向,結果好,一切都好,所謂強大的人,大抵如此。至於中間又犧牲了多少螺絲釘、工具人的利益,強者或許並不在乎,整個社會或許也看不見這些工具人。

強者自然是踩着弱者的枯骨在往上走,即便如此,這並不代表弱者就需要被犧牲。

尤其在真人秀節目中,藍盈瑩所展示的一切都在挑戰大眾的神經,畢竟,我們大多數人,都或多或少曾被壓迫。

不過我依然還是要為她說句話,我相信她本身並沒有惡意,只是還需要學會更周全的方式,去實現自己的目標。甚至我佩服她,因為的確,有野心並不可恥。

希望她在後續的節目中,可以做得更好更周全,來為自己正名。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