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主動“引戰”的遊戲可不多見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遊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小羅對部分音樂人的行徑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以前搞宣傳,負面公關也是一種手段,引起爭議帶銷量的成功案例也不少。但這幾年爭議往往發展到雙方都意想不到的程度,最後搞得大家都狼狽不堪,誰也沒落下什麼。於是宣傳都盡量避開爭議,最好八面玲瓏誰也不得罪。

在這麼個環境下,居然有遊戲在宣發的時候主動 ” 引戰 “。

《曲徒》(No Strange Roads)是一個音樂主題的遊戲,劇情其實也挺老套的:兩個主角為了自己和整個城市,勇於挑戰勢力龐大的黑暗集團和其首領。希望將墮入黑暗的城市重新帶向光明。

那麼 ” 引戰 ” 是戰什麼呢?

” 獨立搖滾 “(indie Rock)和 ” 電子舞曲 “(EDM)。遊戲中兩個主角代表獨立搖滾(正義),挑戰電子舞曲(邪惡)組合,希望從電子舞曲的掌控中奪回城市。這麼鮮明地將兩種音樂風格對立起來,並且還放到一個英雄救世界的故事中,簡直就是鼓動音樂愛好者們發起世界大戰啊。

主角弱小但堅強,反派強大且邪惡

在音樂領域,有許多爭論一直未曾停息,喜愛不同音樂風格的愛好者們和其他領域的人一樣,也喜歡給音樂風格、音樂人排個高下先後。哪怕同屬一個大的音樂風格,細分領域有時候也能吵得不可開交,勢不兩立。遊戲這個故事中對立的兩種風格在現實中雖然不是直接針鋒相對,但也代表了新舊兩種音樂風格、老唱片工業時代與數字音樂時代的典型對立。

我們都知道過去搖滾樂幾乎是一整個時代的代表,但隨着世界潮流的更迭,搖滾樂不再是主流。而電子舞曲隨着派對文化等娛樂元素不斷壯大,成了很多國家的主流音樂之一。娛樂行業的不斷發展也改變了音樂製作領域,越來越多的流水線音樂佔領了市場和人們的耳朵。這時候一些獨立音樂人希望用不那麼迎合市場的方式,創作屬於自己的音樂。

強勢的反派根本就不鳥我們的主角

遊戲選取搖滾 + 獨立兩個標籤作為正義的代表,可能是想傳達一下對現在娛樂工業化、流水線化的反抗,也算合情合理。而且在遊戲行業中,隨着行業的壯大,創作者個人的想法也越來越多受到外部影響。這對創作者個人來說,確實是一種倒退——全世界沒幾個製作人敢拍胸脯說我能在充分自由下做一款自己想做的遊戲。

選取電子舞曲當反派也挺有意思。在電子音樂領域,電子舞曲(狹義上的)雖然佔據龐大的份額,但從分類上來說,電子舞曲之外有各種各樣的電子音樂,但因為派對文化和流行文化,舞曲是大眾最熟悉的。所以遊戲中的反派背後還有一個龐大的集團為他們站台,這讓反派的身份非常明顯——大公司操縱了市場,用討好人們的電子舞曲讓人們沉浸於感官快樂,其他音樂類型沒有機會被人聽到,只能在沉默中消亡。

另外,在電子音樂愛好者群體中,電子舞曲也是稍微有點不受待見的分類——如果你只聽電子舞曲,是不太能自稱電子音樂愛好者的。所以把電子舞曲設計成反派,並不會得罪真正的電子音樂樂迷,就好象有人批評流行音樂並不會被廣泛的流行音樂愛好者攻擊一樣。遊戲在這裡算是耍了個小聰明吧。

總體來說,《曲徒》的引戰算是非常巧妙的設定。遊戲用對立背後的原因為故事做鋪墊,這樣既有衝突,也不會讓討論落到口水戰上。這種引戰我覺得值得其他遊戲借鑒和學習。而且正反雙方所代表的音樂風格,都非常好聽,相信遊戲配音也能成為遊戲的一大亮點。

總之我很期待,哪怕當 MTV 看也不錯

最後,讓我們看看遊戲的主要負責人:《最終幻想 15》首席遊戲設計師 Wan Hazmer 和《街霸 5》的概念設計師 Daim Dziauddin。兩個在大公司製作過大作的人,看到這兒我想你也能明白遊戲主題為什麼設計成這樣了吧。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