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你不後悔嗎?

柳岩,你不後悔嗎?

命運的起初柳岩是被動的,命運的後來她依然相信美好,像人世間的大多數人,被生活欺負過,也讓生活好看。

柳岩很忙。

這次的採訪時間經過幾次調整,最終在一個深夜,艱難地插進了她密集的日程表。

結束採訪后,她馬不停蹄地回到節目錄製當中,工作人員表示 ” 差不多要錄到凌晨 “。

這樣的忙碌令人有些出乎意料,以她的資歷,已經擁有選擇不忙的權利。

採訪中,【最人物】向她提問:” 事業上的成就給了你一些安全感,還有什麼可以讓你感到擔心?”

她直接否定了問題:” 我是一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到現在都是。”

一直以來,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很多事情讓她感到危機。

點擊下方視頻,柳岩在「最人物」等你

在騰訊視頻最近播出的綜藝節目《讓生活好看》中,柳岩坦言:

“30 歲之前,我就是一個拚命三郎的狀態,願意用健康換取一切工作機會。”

30 歲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柳岩住在距離公司 10 分鐘路程的出租房裡,24 小時開機,試鏡的主持人如果不行,只要導播一通電話,無論何時,她洗把臉就能出現在節目現場。

她極少請假,為數不多的一次是因為乳腺長了纖維瘤,需要手術治療。

2007 年,27 歲的柳岩自己挂號、自己簽字,進手術室之前,她沒有告知任何人。

躺在明晃晃的手術台上,她聽到電刀切片刺啦啦在耳邊作響:一顆、兩顆、三顆 ……

手術結束后,她與嫂子王斌通話:” 哎呀,痛死老娘了。”

一如既往地語調輕快,甚至幽默。過了一會兒,王斌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哭聲。

” 她很痛吧,她也很怕自己倒下。”

她倒了,家就倒了。

從很小的時候,柳岩就認為養家是應該的。

在她的記憶里,始終有一塊熱乎乎的月餅。

她記得哥哥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月餅廠做月餅。第一個月的工資是 30 塊,他拿出其中的 5 塊給妹妹做零花錢。

有一天,哥哥把自己親手製作的幾塊月餅帶回家,那是柳岩第一次吃到溫熱的月餅。

柳岩與哥哥

人間至味不過一塊月餅,如果沒有後來的那場變故,她或許會像父母、哥哥一樣勤懇打工,努力生活,粗茶淡飯鹽也是好時光。

然而不經歷這一切,也就不會有如今的柳岩。

採訪中,當柳岩被問到 ” 如果當初母親沒有生病,還會不會進入演藝圈 “,思考良久后她回答:” 我不知道。”

” 人生沒法兒計劃,都有一個過程。”

2002 年,柳岩的母親被確診為直腸癌。

柳岩與母親

醫生拿着片子為家屬講解,在場的家人有些迷茫,但彼時柳岩是一名護士,把專業知識套用在自己母親身上的那一刻,像一盆冰水澆在她的頭上——徹底清醒、徹底恐懼。

當時,柳岩的父親在工地開車打零工,母親一個月領 350 塊的補貼。手術費要三萬,大都是她借的。

手術過後,為了省錢,母親沒有去做化療。

涉世未深的姑娘明白,柴米油鹽的日子已是山窮水盡。

她報名參加了主持人選秀,因為有一萬塊錢的獎金。

多年之後,她感慨:” 你現在把一萬塊錢放到我面前,讓我去做什麼事情,我會覺得你腦子有問題吧。但你把這一萬塊錢放到那會兒的我面前,讓我去做什麼事情,我可能真的就去了。”

彼時,她不斷地計算着,這一萬塊可以讓母親做幾次化療、幾次 CT。

通過比賽,她成為公司的簽約主持人。

在一檔節目中,曾經要求在場的幾個主持人要寫下自己的願望,柳岩寫了三個字:我要紅。

她必須要紅,為了糊口,為了母親定時炸彈一樣的病情。

” 你永遠有危機感,永遠怕有一天存的錢不夠,突然生病沒有錢。”

幾年前,柳岩的父親病逝,她最大的慰藉就是,靠着自己打拚,讓父親享受了最好的醫療條件。

為了紅,她坦然地成為了一個 ” 機會主義者 “,而她所謂的 ” 機會主義 ” 就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工作量最大的時候,一周 7 天,柳岩的手上攥着 7 個常規節目、在衛視平台有 4 個周末檔節目。公司擔心她忙不過來,提議找人分擔,她哭着拒絕。

” 我不知道哪一個工作機會是機會,於是對我來說全是機會。”

30 歲之前,她視機會如生命。

在騰訊視頻《讓生活好看》中柳岩提到,從二十多歲開始,自己的座右銘就是 ” 順着天意做事,逆着個性做人 “。

採訪中,她表示二十多歲的時候,對這句話的理解更多的是後半句。

” 那時候我一身都是稜角。”

剛入行的時候,柳岩總是橫衝直撞的。

她回憶,一次主持一個活動,本來簽的是 5 場,結果第一場剛結束主辦方就要求換人,因為對方認為,主持人的過度發揮拖長了整個活動的節奏。

” 那是我一路走來最無助的時刻。”

在崩潰的邊緣,她通宵看了第一場的節目錄像,調整自己,乞求能夠再獲得一次機會。

因為她的主動和誠懇,最終工作得以正常推進。

” 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

主持人也好,藝人也好,一定要非常非常的愛惜自己的羽毛。一定要保證每一次出場你的業務能力是合格的。

否則,就算你主持了 100 場順暢的活動,可是你弄砸了第 101 場,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很多年後,她很喜歡前輩孟非送給她的標籤 ” 百搭岩 “。

生活中總是充滿了條條框框,她暗自打磨,也強悍地保留了自己。

出道十多年,柳岩的成就早已超越了養家範疇,但她發現自己已經停不下來,總是習慣性奔跑在路上,而生活讓她被迫停下腳步。

猝不及防的踉蹌,震蕩了她後來的人生。

事業有成之後,柳岩總是會抽出時間,帶着全家人四處走走。

一家七口足跡遍布世界各地,是柳岩引以為傲的事情。

但是父親生前的最後一次全家旅行,讓她亂了陣腳。

站在迪拜的沙灘上,父親對她說了一番難以理解的話:

” 柳柳(家人對柳岩的昵稱),我以後再也不出來旅遊了。

因為我已經吃了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看了世界上最美的風景。

但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爭取到的,而且我的妹妹、我過世的母親都沒有享受過這一切,我卻平白無故地享受了。

我以後再也不想要這樣出來旅行了。我壓力很大,以後就想在家好好地獃著。”

說話的時候,父親甚至有些哽咽。

柳岩十分費解:” 原來我以為的對他好,是那麼的讓他不開心。”

彼時,賈玲完成了一出小品——《你好,李煥英》,用來紀念自己過世的母親。

柳岩打電話向她傾訴。賈玲寬慰了她很多:” 老人家其實還是孤獨。等你爸爸來北京了,就跟我爸爸一塊兒打牌呀、玩兒啊,他們有了伴兒了,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想法了。”

後來,柳岩的父親真的去了北京,但不是去找老夥伴,而是住進了醫院。

2017 年 12 月 3 日,這個日期清晰地印在她的腦海中。

那天,醫生經過會診,把柳岩叫出了病房。

她走進辦公室,眼神從面前的幾位醫生臉上一一劃過,每一位都在搖頭,” 到最後一位醫生髮話‘不要再折騰了,有時間帶叔叔出去走走吧。’ “

回憶當時的情況,她不經意間用了 ” 發話 ” 這個詞,那一天,父親被判了死刑:

” 是胃癌晚期,最糟糕的一種,還伴隨着多處擴散。”

一切都是措手不及的。在此之前,柳岩剛給父母買了新房,兩人剛舉行完四十周年紅寶石婚禮。

幸福的日子就在眼前,但父親再也無法繼續前進。

她永遠記得,父親臨走之前,醫生口中的那些數字:

” 半年。”

” 三個月。”

” 一個月。”

” 兩周。”

……

” 就這兩天了。”

” 從確診到離開,只有 5 個月。”

那半年,柳岩停掉了所有工作,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女兒。

一天清晨,醫生剛上班柳岩就衝過去,一門心思地描述前一夜父親的情況,胃容量多少、尿液多少、吐了多少次 ……

等到她一股腦說完,才發現醫生的神情有些尷尬:” 柳岩,你可不可以別穿睡衣(家居服)說話?”

猛然間,她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棉質家居服、素顏、眼罩掛在身上、頭髮披散着,完全不像一個女藝人。

” 我爸都快死了,他們愛拍就拍吧。”

儘管用了最好的治療方案,但父親還是不見起色。她每天守在病床邊,給父親擦澡、泡腳、剪指甲 ……

” 這輩子我陪在他身邊最久的時間就是在醫院裡了。”

《讓生活好看》記錄了一段柳岩的生活片段,在陪小侄女玩樂時,她忽然淚崩。

因為小侄女不經意間指着之前旅行中的全家福說:” 那個時候,爺爺說什麼好痛。”

” 她原來早就發現,爺爺有不舒服的時候,我們卻那麼晚才知道。”

” 那個時候我才明白,不是家人需要我們,是我更需要家人 “

最後的日子裡,為了讓父親高興,柳岩動用私人關係,請他喜愛的演員來看望他。

王剛和張凱麗都來過。王寶強是父親最喜歡的演員,他來的時候,父親已是彌留之際,全身插滿管子,睡得越來越久。

王寶強跪在地上,臉幾乎貼在床上,握他的手,輕輕地叫叔叔。

整整半小時,父親慢慢有些意識,努力翹起嘴角,那是他最後的笑容。

第二天,父親離世。

父親的墓地是柳岩選的,在機場旁邊。父親以前去北京看她,就住在首都機場附近,常會趴在窗前看飛機。

以後,每次她工作完回惠州(家鄉),父親都會看到。

” 父親離開之後,我覺得自己的靈魂被抽空一半,脆弱了很多,變得柔軟平和。”

過去的冬天,因為疫情,整整三個月,柳岩與母親、哥嫂住在一起。

從前,她總是煩惱家人之間的磕磕絆絆,但當幾口人圍坐在飯桌前,一切都不重要了。

父親去世前不久,柳岩為父母舉辦了 ” 紅寶石 ” 婚禮,紀念二老結婚四十周年。

父親一輩子沒穿過西裝,那天儀式結束,西裝被收進衣櫃。

母親說:” 下次有機會穿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父親對一旁的柳岩說:” 我就等着你結婚的時候穿。”

臨走之前,父親拉着柳岩的手:”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沒結婚,沒人照顧你。”

” 我當時心裡拔涼拔涼的。”

今年年底,柳岩即將年滿 40,她坦言有些後悔沒有好好愛過。

北漂之前,她也有過不錯的交往對象,但是在愛情和工作之間,她選擇了後者。

入行的頭十年,朋友回憶,那個時候柳岩只有工作,沒有生活,” 像她的名字,硬邦邦的 “。

” 柳岩 ” 不是本名,小時候媽媽給她取名 ” 楊柳 “,她不喜歡弱不禁風的感覺,就去算命先生那裡挑了一個 ” 岩 ” 字。

一身傲骨,像岩石一樣硬氣。

但這樣的硬氣,也讓她錯過了很多。

《讓生活好看》恰巧記錄了她的兩場相親。

較年輕一些的男士表示,柳岩有些強勢,這讓她陷入深深地反思。

談及兩位男士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柳岩說,她並不在意擇偶標準。

愛情對她來說已經變成了一個人生命題,並不拘泥於細枝末節的瑣碎,更重要的是相伴到老的默契。

柳岩承認,父親走後自己越發常感到孤獨。

當被問到 ” 如果 60 歲還是一個人怎麼辦 “,她簡單描摹了幾句,最後還是說不希望有那一天。

她仍然渴望愛情,嚮往婚姻,而優渥的資本讓她可以愛得更加純粹。

柳岩說,如果有一天她找到那個人,一定會去告訴父親,至於說什麼,是父女兩的秘密。

十多年前,柳岩第一次主持大型晚會,為了不被人發現她緊張到發抖的雙腿,換語氣的同時,也會不斷調整腿的姿勢。

如今,她還是會緊張,但已然學會調整自己。

父親離開之後,柳岩坦言自己的生活改變了很多,她愛上了浮潛,正在學着看看路邊風景。

經歷讓她變得更加從容,但驀然回首,她仍然認為,北漂的頭 5 年,是截至目前人生中最好的階段。

” 那個時候,還沒有塵埃落定,也看不到未來,可是奔波的每一天,都讓我充滿了希望。”

她更看重精神生活的富足,” 生活中那些行色匆匆的人,在心中都曾寄放過一個英雄夢 “。

不再背負物質的壓力,現在的柳岩依舊沒有足夠的安全感,但這樣的危機感,更多的來自於跟自己的較量。

2019 年,電影《受益人》上映,柳岩獲封第 11 屆澳門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39 歲等來一個影后,她有些為時已晚的失落,但仍然沒有到此為止。

她毫不避諱地談起,演技被認可之後,依舊片約寥寥,是她新的憂慮。

但語氣並不沉重,她已經足夠努力,便會足夠幸運。

在騰訊視頻《讓生活好看》中,柳岩對 10 年前的自己說:

” 柳岩啊,我是 10 年之後的你,我知道你現在處於人生中最彷徨的時期。

你沒有愛情,不用擔心,10 年之後,你還是獨身。

你不用擔心事業,因為你會紅,可是 10 年之後你會變成過氣老藝人。

無論你有多麼彷徨,你要知道人生的路不止一條,你會有很多很多的選擇。

這個世界很大、很美好,我希望你多去看這個世界,然後再找到你最喜歡的那條路。

加油!”

命運的起初柳岩是被動的,命運的後來她依然相信美好,像人世間的大多數人,被生活欺負過,也讓生活好看。

部分參考資料:

1、《人物》:《柳岩 四目相對 眼波流轉殺!》

2、《人物》:《柳岩:性感消亡史》

3、《非常靜距離》專訪柳岩

4、《時尚先生》專訪柳岩

圖片來源:網絡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