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活在截圖裡,是她的悲哀

今年的國產劇,真是有意思。

看着有糊相的,其實是黑馬。

賣相好到萬眾期待的,最後卻被證明,是在浪費好演員。

之前悄無聲息大結局的《誰說我結不了婚》,也是潘粵明 + 陳數合體都救不了的水平。

飄斷斷續續看完大半,6.9,一點不冤枉。

有趣的是,前陣子它還憑一句有 ” 態度 ” 的台詞,被誇出了圈。

然後一片的彩虹屁——

光憑這台詞,劇就值五星“。

觀眾偶爾贊上一句,雖有誇張之嫌,其實無傷大局。

但,如果連國產劇自己,也被這邏輯說服呢?

發現了嗎:國劇正在走上方便截圖的時代。

如今的國產劇,有多方便截圖?

沒什麼是不能用幾句台詞說清楚的。

展現主角性格,靠對話。

也不管倆閨蜜說話突然來這麼一句有多尬——

《不完美的她》

推動故事發展,靠旁白。

傳達價值觀和態度?靠角色自己口播。

《下一站是幸福》

《誰說我結不了婚》

金句本身,其實並沒什麼問題。

好的影視作品,通常會有一兩句經典台詞,來點睛。

但如今大批的國產劇,卻好像陷入了怪圈:越愛 ” 堆砌金句 ” 的劇,崩得越快

《誰說我結不了婚》里,陳數飾演的田蕾,張口閉口,儼然一位為拼事業不結婚的精英女性。

可這樣獨立女性的大結局呢?

為了給男友打工,主動放棄大公司一級合伙人的職位。

田蕾的閨蜜,把 ” 不是結不了婚,是不想結 ” 當成口頭禪,從頭嚷到尾的童瑤。

整部劇的行為軌跡,更是全程恨嫁,最終找到真愛。

國產 ” 金句王 ” 們,靠 ” 令人舒適 ” 的金句來塑造鮮明人設,但在具體的故事發展里,編劇卻沒能力,匹配對應的行為邏輯。

所以她們永遠初看討喜,看久了則不對味。

年初宋茜的爆款劇《下一站是幸福》,最初打的也是金句收割機的營銷策略。

不可否認,這種設定,是吸引的。

30+ 還沒有初戀的 ” 資深少女 “,獨立自信,一心追求 ” 心裡像揣了一隻兔子,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的那種戀愛 “。

初播時,飄還曾寫過,這劇在展現 ” 戀愛觀 ” 上,是難得的細膩真實。

而後期崩在哪?

” 圖文不符 “

角色人人金句王,但沒有情節支撐,也不是人物內心的真正挖掘。像網上抄來的段子,哪裡要用搬哪裡。

分手時一番話,看似犀利戳中不少分手情侶的隱痛。

我們只把最好的一面給對方看了

所以等到不開心了

就走到頭了

其實和女主因為顧忌年齡差、患得患失而分手的劇情發展,毫無關係。

更有甚者,金句,成了國產劇用來討好女性的新招

微博影視熱轉、上了熱搜的漂亮口號,全拿來用。

今年濫用金句的集大成者——《不完美的她》。

明明是買了版權的日劇翻拍,且原著的經典台詞,完全不缺女性魅力和精神的表達。

編劇卻偏跑去 ” 借鑒 ” 英劇的大女主言論——

你只是沒出軌,還想要朵小紅花嗎?

從主角到配角,逮着機會就要強行迎合一波,女性話題的 ” 政治正確 “。

至於突不突兀,尷不尷尬?抱歉,不在考慮範圍內。

請問,正常做產檢的醫生會這樣?文縐縐地瞎讀作文,不怕嚇到孕婦?

影視劇本該是把故事視聽化的藝術。

可如今的國產劇,卻愛把自己整成堆砌金句的 PPT。

指望着節選幾頁發到社交平台,引來人買賬大喊 ” 三觀好正,姐姐們太颯,快來看劇 “。

說白了,這類對觀眾情緒點,毫不講究的直球攻擊,忒廉價了。

即便短暫引起了共鳴,影視劇里這種不靠故事表達,不用細節豐富的觀點 ” 共鳴 “。

又值幾毛錢呢?

其實,憑 ” 金句 ” 出圈的好劇,不是沒有——

《請回答 1988》。

家庭題材,要引起共鳴,其實更困難。

因人人都可能是 ” 故事中人 “,稍微哪裡死板,就齣戲。

但《1988》的金句,不僅做到了大範圍的情感觸動,還帶着編劇李有靜強烈的個人風格——

不靠 ” 闡明態度 ” 取勝,只憑一份對瑣碎生活與人,細緻入微的觀察與共情

讓飄飄至今一聽就想落淚的 ” 二女兒的獨白 “。

像這個世界所有的老二一樣

姐姐因為她是姐姐

弟弟因為他是弟弟

所以都得謙讓着

但我以為如此崇高的犧牲精神

爸爸媽媽是知道的

原來不是

有可能 家人們是最不清楚的

金句,揭示的永遠是那些,我們有所感,卻還沒來得及總結出的生活真諦

這些剖白的出現,也不是懸浮於情節和人物之上,毫無緣由、突如其來的。

二女兒德善的爆發,不只因為父母不顧她的願望,執意讓她和姐姐共用同一塊生日蛋糕慶生,這單件事引發的。

從劇集一開始,就是滿滿的細節——

隔壁豹子夫人送來一隻炸雞。

媽媽習慣性地把兩隻雞腿分給大女兒和小兒子,雞翅留給二女兒,自己則說,不喜歡吃。

完全忽視可能只是 ” 個別 ” 情況,更多的家庭境況是——

不是不愛。

只是愛得不同而已。

就像家中三個孩子,大女兒寶拉,寓意 ” 如珠似寶 “,最小的弟弟餘暉,是家中的燦爛晚霞。

唯獨德善,名字承載的是父母的要求:有德、良善。

金句,其實是細節一點點鋪陳之後,最後被戳破的那層 ” 窗戶紙 ” ——

跳齣劇本身,它們足夠有生命力。

但若是人物不夠飽滿 ,故事不夠順暢。

這份或溫情,或犀利的動人,從根上就立不住。

發現沒?

真正意義上的好台詞,並非口號式的生搬硬套,刻意堆砌。

而是在符合人物性格與邏輯的基礎上,添上華彩的一筆;

既點亮了人物,又超越這個人物而存在,有更強的普適性。

同樣是職業女性,TVB 劇里的女性,則言行一致得多。

《壹號皇庭》里的江承宙,是一名幹練的律師。

她的金句樸素簡單,但邏輯清晰,內有力量。

男友喜歡上其他女孩,被她發現后,決定攤牌。

寥寥幾句,就能感受到她在感情里追求的平等與尊重——

我不在乎你告訴我,我們的感情出了問題

我不在乎你告訴我,你認識了別的女孩

我也不在乎你告訴我,有人比我更適合你

但是如果你騙我,我就很在乎

感情合則來,不合則分,這個她看得透,很理性。

但是,底線卻亮出來:坦誠更重要。

面對男友的辯駁:你更堅強,那個女孩比你更需要我。

她直指要害:

你太自私

我可以承受打擊

不等於我要面對這種傷痛

要刻畫女性的堅強與獨立,真不需要把口號常掛嘴邊。

一個場景,配上幾句擲地有聲、有理有據的金句,足夠了。

不僅表態度,好的金句,也是能引發思考的良言。

《武林外傳》,佟湘玉問白展堂,如果在她、金湘玉和展紅綾里選,他選誰。

白展堂兩次都沒選她,佟湘玉不樂意了,各種花招報復。

同樣的問題,小郭去問秀才,秀才政治正確地回答:只有你,唯一的你。

假嗎?假,小郭自己也不信。

但,金句也隨之而出:難聽的真話和好聽的假話,你選哪一個?

金句之所以有長久耐品的生命力,就在於:

它離不開對人性細緻入微的觀察,也少不了生存的凝練與思考。

《大明王朝 1566》里,呂芳教馮保的一段話,不僅說出了為官之道,也把處世之道,說得透徹。

做官要三思。

什麼叫三思?

三思,就是思危、思退、思變!

知道了危險就能躲開危險,這就叫思危;

躲到人家都不再注意你的地方,這就叫思退;

退了下來就有機會,再慢慢看,慢慢想,自己以前哪兒錯了,往後該怎麼做。

這就叫思變!

這樣的句子,沒有什麼華麗辭藻堆砌。

但卻讓人覺得,在社會上行走、生存、為人處世,好像真就是那麼回事。

真正的金句,放到戲里不違和。

拎出來也照應現實,能讓人咂摸再三,品出各種滋味。

如今一句台詞對一部劇影響有多大?

因為一句調侃女權的台詞,《我是余歡水》,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八分精品劇,跳水成 7 分中等片。

而一些迎合性的金句,微博上截圖一發,就能帶火一部劇,好評紛至沓來。

一句台詞定好壞。

——這也是國產劇進入簡單粗暴時代的標誌之一。

是觀眾和製作都不明白,判斷一句台詞的好壞,不能脫離具體的情境嗎?

倒也未必。

它背後折射的,其實是文藝創作上的懶。

這個 ” 懶 “,觀眾當然脫不開干係。

碎片化時代,誰都沒有耐心,自己去細品、判斷一部劇的好壞。

刷刷台詞截圖,篩選好劇爛劇,確實是最方便,最省事的辦法。

但更可惡的,還是製作方堂而皇之,把金句當遮羞布使,對行業損害更大的 ” 懶 “。

金句固然是一部劇質量好壞的體現,但,不該成為唯一的標準。

它更像是錦上添花,而不是,有就行了。

單純追求金句,忽略對情節的錘鍊、故事邏輯的編排、人物塑造的立體,是製作方對內容空洞的掩飾,和投機取巧式的省力。

要寫出經得起時間錘鍊的劇本,是要花很大功夫的。

寫出了《雍正王朝》《大明王朝 1566》《北平無戰事》的劉和平。

他寫的劇本,台詞精準有力,深刻而雋永,不管過了多少年,翻出來看,依然沒有過時。

要寫出這麼好的作品, 一來,編劇自己的生命體驗夠豐富,經歷夠厚重。

劉和平把許多生活中的情景,都融入到自己的劇里去。

要每個字都是自己創作的,當然很痛苦。

寫《北平無戰事》,劉和平足足花了七年的時間。

再者,每次寫作,不僅提前做好案頭工作,還要焚香凈手后再寫,為的是,讓自己儘快進入人物,忘記自己。

不僅把故事、人物寫好,甚至連影視化后的鏡頭、調度、燈光等等,都考慮進去了。

更累的是,寫完自己還要演一遍,看順不順暢。

在一切講究快速成品、追求流量的當下,這種近乎自虐式的創作,實在耗時耗力。

想要省事的方法太多了,正午陽光的侯鴻亮就曾揭示過亂象:

編劇身邊放滿了好多已經播齣劇的劇本,從中選取收視率最高的橋段。

這樣拼湊,又怎能寫出字句紮實的劇本。

除了編劇素質參差不齊,大環境的改變,也有一部分原因。

投資方對劇本的干預,用數據、流量衡量一個劇的好壞,同樣也會造成,編劇用最吸引眼球、最有流量保證的手段,來構寫一部劇。

以金句為噱頭,理所當然地成為最快速有效的傳播手段了。

曾幾何時,我們有像《編輯部的故事》那樣善用典故,嬉笑怒罵,機鋒畢露的金句。

也有和《大明王朝 1566》一樣,能深入淺出、邏輯嚴密展現官場與生存邏輯的精妙台詞。

還有像《大明宮詞》,辭藻華麗,但風格一致不跳戲的詩般台詞。

這些劇不僅有珍珠般閃耀的金句,但更有完整的故事邏輯,且每句台詞就是那個人物會說的。

反觀當下,用碎片亮點,來代替完整的邏輯,成為製造爆款的模式,也是國劇的悲哀。

像極了大牌爆款衣服,只有 logo 最顯眼,卻毫無設計感。

在裝修上拿出幾句吸睛的金句,而在地基和承重上偷工減料。

長此以往,國產劇遲早成為外表華麗,內里空虛的危樓。

崩塌,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