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伊能靜,不被看好的愛情

追《隱秘的角落》時就在想,我要是伊能靜,追完劇再扭頭看老公,這心理陰影得多大。不敢看他照鏡子。

不敢跟他爬山,拍照也不敢。

最好也別對着我笑。張東升一笑就是準備殺人。

然而切到綜藝《婆婆和媽媽》,好的,以上純屬多慮。

這也破了一道謎題,拍戲和上真人秀,對演員,到底會不會造成衝突。會有衝突的,先捫心自問,ta 能不能算合格的演員。

起碼到秦昊這種段位的演員,一邊播着他殺人,一邊是他當伊能靜的老公,看戲時不齣戲,看真人秀呢,倒還覺得挺有反差。

張東升是變態,殺人魔。但回到普通人秦昊,他的一天是這樣度過。早上,關廚房裡精心準備早餐。

吃過早餐,跟着老婆跳她新學的女團舞。

跳舞結束,進入家庭會議,商量給米粒轉學的事情。從轉學就說起了米粒在學校被男同學欺負。這一說,把秦昊氣哭了。

秦昊的眼淚啊真是 Prada Prada 地往下流。

秦昊,還記得上《吐槽大會》那次,你怎麼吐槽人家伊能靜的么。說她跟你吵架,一摔門就出去了。摔門是想讓你追,是想跟你演瓊瑤劇。

咋地,你哭你就不瓊瑤啦?

好在這個家,有一個遇事不哭不鬧不摔門不愛演的存在鎮場子,秦昊老媽。

聽媽媽的話吧。面對一米八幾哭唧唧的大兒砸,媽媽非但不安撫,還提出嚴厲批評,” 你們教育孩子太情緒化。”

秦昊妄圖拿性別爭辯,被老媽一個厲聲駁回,” 男孩女孩都一樣!” 秦昊徹底閉了嘴。

算看出來了,在老秦家,不光一個乘風破浪的老婆,還有一個乘風破浪的老媽。

秦昊是杠杠的十級衝浪選手。技術竅門也沒有什麼特別,就一點:眼睛一睜一閉,一個風浪就過去了。

比如三個人乘車前往風景區度假這段,真實地,能把人笑吐。秦昊的戲份非常輕鬆,剛才說的,眼睛閉起來,倒頭就睡——這裡有個特殊原因,當天,秦昊生病不太舒服。

剩下的,就是 ” 雙浪 ” 婆媳飆戲現場。

起因在伊能靜。車裡,她提出一個洗滌心靈返璞歸真,十足真善美但反人性的想法:為了欣賞風景,所有人上交手機。不準現代人看手機,跟不準張東升帶假髮有什麼區別。

秦媽媽就不樂意。她先用緩兵之計,給秦昊他爸打了個電話,” 小靜說不能看手機,所以我打電話,眼睛都是往前看的。”

嘴上態度很好,身體卻不誠實。一路哄媳婦睡覺,” 你嗓子都啞了,好辛苦,休息一會兒。” 媳婦剛閉上眼,她立刻摸手機。

秦媽媽,你也不想想,你家媳婦最近跟一幫什麼樣的女明星吃喝拉撒在一起。玩宮心計,你是三集內必死那種,你媳婦可以活到劇終。

沒收手機都不是伊能靜的大招。到了風景區,她又玩起新劇本,化身幼兒園老師,用很很很嗲的台灣腔,向 40 歲和 70 歲的倆學生髮起靈魂拷問:

” 人呀活在世上,有四個很重要的因素喔。除了陽光,泥土,水,還有一個是什麼捏?” 秦媽媽搶答,” 魚!因為我們可以垂釣。”

注意媽媽的表情,彷彿潛台詞在說,” 小靜你真的歇一會兒吧。”

有人想知道伊伊子的正確答案嗎?只見她手指向內彎曲,合併,拱成一個心形。然後滿眼期待,浮現迷之微笑望向她生病中的丈夫。

插入一個我的個人想法。如果此時此刻我是秦昊,面臨這種畫面,開頭那句話寫錯了,不是伊能靜有心理陰影,該有心理陰影不可逆的人,是秦昊。

秦昊在《吐槽大會》是吐槽過伊能靜作的,血淋淋 12 個字,” 你若不作,我必不負,有病得治。”

現在看,又是陽光泥土水又是比心,伊伊子這病,病入膏肓。可秦昊變了。

上台,咔咔一頓暴批,下台,回到生活里,女團舞跳了,瓊瑤戲演了;當被逼問一個,比陪張東升爬山還驚悚的問題時,還不是迎上了妻子的期待和微笑,回答她,”love,愛。”

語氣有些無奈,但並不厭惡。甚至能夠咂摸出一絲絲,” 哎真拿這磨人的小妖精沒辦法 ” 的寵溺。他都病得快站不直了,還願意配合演出伊式偶像劇。

這種感覺很奇妙。

是甜吧,又覺得哪裡隱隱不舒服,確實有點感人呢,又在心裡咯噔了一下,然後皺了皺眉。硬要對此給個解釋,只能解釋為,愛情是玄學,外人看着磕磣的,倆當事人享受得不行。

就像自個兒親生的孩子。孩子再丑再熊,看在爹媽眼裡,誰還不是一個頂頂可愛的寶寶呢。你看秦昊,光聽說女兒被欺負就受不了,就難受,就哭了。因為女兒比任何都寶貝。

一樁看對眼的愛情,壓根不存在外人認為的適合與不適合,應該或者不該。它所帶來的一切,都是看對眼的兩個人的寶貝。那句話是有道理的,” 不愛你,連呼吸都是錯。”

反過來,因為 “love,愛 “,伊能靜的能作會作,起碼在秦昊這裡,未必不是絕對的政治正確。或者說,旁人看伊能靜比心,哭哭啼啼,滿口雞湯文,簡直要瘋。

但換秦昊的視角,沒準,那些不失為一種矯揉造作的可愛。

伊能靜懷孕時,記者問秦昊,希望女兒像誰。他忙不迭回答,” 像她,可愛一點。”

那是旁人難以想象的可愛。以至於讓秦昊去拍了豆瓣 4.2 的《我是女王》,伊能靜導演處女作,秦昊作品最大污點。也讓他站在一堆擺成愛心的蠟燭里,站在親朋好友中,向伊能靜下跪求婚。

伊能靜感動得稀里嘩啦。一邊聽着誓言,一邊抽空別過臉去,找化妝師補妝。能怎麼辦呢,也只能笑得跟傻子似地對未婚妻發出警告,” 認真一點行不行!”

甚至在 37 歲高齡,陪着 47 歲的新婚妻子,合唱那首可怕程度與《我是女王》相當的單曲,《對先生對小姐》。在濾鏡閃瞎眼的 MV 中,秦昊成為了他最討厭的那種人。

梳花美男的髮型,穿偶像劇男主的襯衫配牛仔褲,然後頭一歪,嘴角一扯,皮笑肉不笑地沖鏡頭放電,” 嘿,對小姐!”

啊如果這都不算愛 ……

又何況,每個人對矯揉造作的接受度和認知感並不會一樣。可能到三分的程度,張東升就想殺人了。可秦昊,或許就好這口呢。

就像你們老說秦老師是文藝男神,王小帥婁燁的御用愛將,常混國際電影節的主兒。但有沒有想過,這樣高逼格的秦昊,就是愛那樣粉嘟嘟少女心的伊能靜。

請聽秦老師對伊伊子的評語,” 她是一個生活過得再苦,都能過出花兒來的人。” 這是多麼高級別的肯定。是對伴侶從性格,到精神層面,到為人風格的全面肯定。

這種在苦日子中 ” 過出花兒來 ” 的魅力,落到秦昊的眼裡,完全足以覆蓋時不時來一下的作精小任性。秦昊是個悶不隆咚的直男。唯一娛樂是跟搞文藝的兄弟們在酒吧喝酒。

在他悶不隆咚的生活里,突然闖進一個熾烈得,能過出花兒來的女人,想想看是怎樣的衝擊。而這個女人,好巧不巧,是他 9 歲那年,買人生第一盒卡帶的封面少女。

說明,至少在外形方面,秦昊愛這樣的。

當然就毋庸置疑,第一次在慈善晚宴認識,秦昊對伊能靜一見鍾情。是秦昊先追的伊能靜。伊能靜直接放話,” 想跟我戀愛就必須和我結婚 ” 都沒能把他嚇跑。

愛情很玄吧?你以為秦昊該愛郝蕾萬茜這樣的,死心吧,把他們綁一間屋裡綁一輩子,大概什麼都不會發生。早就有媒體問過秦昊,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他回答,” 皮膚白,胸大。”

金星也問秦昊,第一次見伊能靜什麼感覺。他沒有半點猶豫,脫口而出,” 長得是我的菜。” 金牛座秦昊,絕對的視覺動物。

再退一萬步說,假設秦昊真跟郝蕾在一起,郝蕾能跟他媽玩那麼開心?身邊兩個女人,成天跟蜜蜂似地嗡嗡嗡嗡,秦昊雖然閉着眼,但不表示他不享受。

自己是哪種人,與選擇哪種人共進婚姻,似乎很難用 ” 物以類聚 ” 來做粗暴劃分。沒有誰可以下這樣的判斷,同類只會和同類結婚生娃。

同類或許適合拿來談戀愛。但婚姻不是一場 ” 找自己 ” 的遊戲。也就常常會出現,驚掉路人下巴的,奇葩的婚姻組合。比如梁朝偉和劉嘉玲,鄭鈞和劉芸,秦昊和伊能靜。

他們與另一半之間,恰恰互為反面。伴侶的那個反面,或許正好符合他們希望擁有,卻擁有不了的某類理想人格。所以看來看去,反倒是互補型婚姻會走得長久。

尤其是文青們的婚姻。敏感情緒化的文青,太需要一個大大咧咧,生命力旺盛,紮實活着,能吵能鬧哪怕作一點都沒關係的另一半,來給予他支撐和平衡。

秦昊恐怕還不能算標準文青。他算標準的文藝片男演員。在過去漫長的,與文藝片交纏相生卻無人知曉的歲月中,是伊能靜堅定地告訴他,” 你知道我多想成為你這樣的演員嗎?”

” 我很感動,我覺得我終於不孤單了。” 愛情很玄,但愛情也一定有跡可循。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