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比肩YSL的法國老牌慘遭破產,卻要在後疫情時代逆風翻盤?











































































































🌟喜歡我們,添加星標🌟



從上月意大利著名鞋履設計師Sergio Rossi逝世的壞消息傳出開始,整個時尚界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層不景氣的陰影。



儘管上周解封的巴黎,品牌門店外排起的長隊似乎讓我們看到了一絲復蘇的希望,但遊客的大幅減少,第一季度品牌整體營業額蒸發35%之多,就連資本背景雄厚如老佛爺、春天百貨這樣的零售巨頭,也因為遲遲不能開業而叫苦不迭。


2020年的時尚界,是真的被凍住了。



有人在疫情中倒下,也有像Sonia Rykiel這樣的老牌偏偏「不信邪」,選擇在這個全行業都不看好的低迷時刻復出。這個在去年5月才經歷過破產清算的針織奢牌,在新東家Showroom Privé接手后,於上周宣布將於近期回歸。




Sonia Rykiel這個名字可能你不太熟悉,但它卻是存在在每個法國女人基因中的時尚烙印。這群全世界最挑剔的女人之所以會對它如此熱衷,除了充滿獨特品味的針織設計,有別於以往的服裝概念,讓時尚風格成為一種生活哲學,才是讓她們深深着迷的原因。




和另一位傳奇的女性設計師Coco Chanel一樣,Sonia Rykiel的一生為時裝界留下了豐厚的遺產,如果說前者是將女性在20年代“黑色服裝時代”的保守風格中拯救出來,那Sonia Rykiel就是在充滿反叛精神的60年代,徹底解放女性身體的時裝先驅。



你的身體可以很女性化,這是無可改變的事實;但你可同時擁有男性與女性化的靈魂、心智、與精神。

                                                    

1930年5月25日,Sonia出生在巴黎的一個移民家庭,父親是羅馬尼亞人、母親是俄羅斯人,她是這個家庭的第五個女兒。



至於踏入時裝界,更是Sonia從未想過的事,「我從來沒有渴望成為一名時裝設計師,我只想成為一名全職母親」。全家唯一算得上和時尚有交集的,只有後來Sonia的丈夫Sam Rykiel,Rykiel家族原本就以成衣製造起家,在Sam遇到Sonia之前,他就已經在巴黎開設了名為Laura的成衣店。


Sonia和丈夫Sam Rykiel


而Sonia開始接觸服裝設計,更像是一個巧合,在懷第一胎時,因為找不到好看且合適的衣着,於是她開始自己設計毛衣和裙子。


我想穿漂亮的孕婦裝,可是我無法找到合適的。這讓我覺得不滿,於是我就自己設計了一件套頭毛衣」。



和當時一眾以遮住孕肚為主的孕婦裝不同,Sonia設計的服裝不僅柔和舒適,而且風格現代摩登。在她所操刀的服飾中,可以感受到身為女性的絕對驕傲,不必遮遮掩掩,而是大方地將自己的魅力展示於人前。



穿你所想,這才是Sonia想表達的自由。


60年代的巴黎,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文化革新,身體和精神解放,是彼時所有巴黎女人追求的自由符號。



當Sonia將自己的設計放在丈夫的服裝店裡出售時,並沒有想到這將是她日後巨大成功的開始。這些弄潮兒們在Sonia的作品中找到了共鳴,主打的針織毛衣與條紋緊身毛衣被一搶而空。她的名字也在當時以高級成衣品牌扎堆的時裝界中一炮而紅。



1962年ELLE雜誌的封面拍攝讓全世界都認識這位離經叛道的「蓬頭女郎」,這件被她命名為「Poor Boy」的毛衣,憑藉著極簡的廓形和標誌性的條紋,一經報道便大受歡迎。



一時間Sonia的針織單品成為了巴黎新派的時尚潮流,就連當時大牌如奧黛麗·赫本這樣的女星也愛不釋手。


Audrey Hepburn in Sonia Rykiel 


在1968年成立個人同名品牌之後,Sonia對於傳統時裝的挑戰就從未停止過,在每一季都以黑為美的伸展台上,用鮮艷的針織品、閃光的金屬扣、絲絨大衣將女性的優雅與幹練發揮得淋漓盡致。



甚至還創造了諸多至今都流行的“第一次”。


她是第一個嘗試用毛茸茸面料做運動服的設計師,



也是第一個將字母運用在衣服上的設計師,



今天女孩們都無比愛的露臍裝、露胃裝,也是她的首創傑作。



雖然一度被當時的保守派批評「過於放蕩」,但Sonia從未放棄對自己的時尚新風的追求,在2009年被授予法國榮譽軍團勳章時,時任總統薩科齊說道「我們需要更多像你一樣的自由精神來完全扭轉我們的習慣,我們的國家太保守了,而你為法式優雅做出了貢獻



自由、成熟、不為所謂的趨勢所左右,從第一件作品誕生開始,Sonia就在用設計和始終標榜女性應以保守為主的社會鬥爭。




女性應該明確自己對時尚的態度,而不是假借他人之手」,這樣近乎獨立宣言般的精神剖白,不僅讓Sonia成為當時能與Yves Saint Laurent 、André Courrèges比肩的時代標記,更在近半個世紀之後,將自由不羈化作法國女人發自內心的本能。



而她對時尚圈的影響,在後來很多大師的作品中都能看到延續,甚至2008年品牌40周年之際,Karl Lagerfeld、Jean Paul Gaultier、Christian Lacroix等一眾大牌設計師還特地打造各自心目中的Rykiel女孩向她致敬。



巴黎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更是為其舉行回顧展,展出約200套的設計作品。



隔年,快消巨頭H&M也力邀Sonia Rykiel聯名,並在巴黎大皇宮舉行盛大時裝表演。



那時,可以說是Sonia Rykiel最大鳴大放的時代。


除了最熱愛的服裝設計,Sonia對寫作也充滿着巨大的熱情,愛書成痴的她,甚至還將位於Saint-Germain-des-Prés的店面打造成圖書館。



從1979年出版的第一本著作「Et Je La Voudrais Nue」開始,她還發表過不少專欄與小說。她的最後一本書是在2012年出版的「N’Oubliez Pas Que Je Joue」,也正是在這本書中,她第一次向公眾透露了自己罹患帕金森病15年的秘密。



由於病情的加重,從2007年開始,Sonia Rykiel就將品牌交給了自己的女兒Nathalie Rykiel進行管理。


Sonia Rykiel和女兒Nathalie Rykiel一起謝幕


在Nathalie接手后,設計師們也一如既往的沿用了Sonia Rykiel大膽的創新風格,並且兼顧女性的輕鬆與舒適。



而2016年Sonia的離世,不僅讓當時整個時尚界一片嘩然。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竟成為品牌崩解的開始。



或許是因為Sonia長期被疾病所困擾,團隊失去了堅強的核心,因此整個品牌六神無主,開始逐漸走下坡。當時公司中的氣氛相當凝重,不僅要面對失去精神領袖的悲傷,員工們也意識到財務狀況面臨嚴重危機,甚至有隨時有被遣散的可能。



之後三年Sonia Rykiel所面對的,幾乎是無休止的破產清算,直到去年Showroom Privé贏得投資競標,它才終於能喘口氣。


而回歸重啟的第一步,也並非我們所預想的用新品來轟炸消費者的視野,而是巧妙地通過互聯網,帶着自己最具標誌性的條紋,在第一時間向你我這樣的迷妹發表復興宣言。



有人說,Showroom Privé是真的人傻錢多,但別人說了,競標就是為著能將它復興去的。用Agnès ·b的話講,「連Dior和YSL都變得Bling Bling,再沒有Sonia Rykiel,以往巴黎的高雅氣質將不復存在」。


至於傳統品牌在經歷互聯網時代的文藝復興之後能變成什麼樣,我們拭目以待


-END-


— 今日投票 —



— 猜你想買 —

最近又挖掘了一個價格美麗的小眾配飾品牌,

用的還是和愛馬仕香奈兒同廠的皮,

❤️點擊下圖 · 進店逛逛吧❤️


— 猜你想看 —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