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遊戲氪金,女性可能更“狠”

原標題:為遊戲氪金,女性可能更“狠”

本文首發於Vista看天下雜誌482期,原文標題《宮斗手游的虛幻與現實》,本刊記者羅婞/文

“穿越回古代,你能活幾集?”相信這個宮斗遊戲廣告,曾出現在不少女性朋友的朋友圈。

在朋友圈、微博、抖音等平台上密集投放廣告的宮斗遊戲中有一萬種將玩家打入冷宮、落得命運凄慘的方式:拜見太后穿得紅艷艷太扎眼,信任一同入宮的姐妹慘遭背叛,甚至出生時沒投好胎……

除此之外,廣告還會展現甜甜的戀愛、目不暇接的華冠麗服,甚至還有腦洞大開的“沙雕”創意。

在這樣想象力豐富的劇情“轟炸”下,許多女性玩家躍躍欲試,抱着“攻略皇帝、升位成功”的想法下載宮斗手游,卻發現迎接自己的是“貨不對版”的尷尬現實:衣服不是曖昧對象送的,要自己花錢;劇情沒有選擇項,永遠不可能靠宮斗榮登皇后之位。

有人玩了幾天就棄游,也有人一玩就是一年,並且定期“氪金”,充值數額可觀。事實上,主打女性向的宮斗手游盈利能力驚人,其背後是潛力巨大的女性玩家市場。不過,宮斗手游距攻略女性玩家的“心”,還有一大段距離。

貨不對版的骨感現實

女玩家米卡最近大半年裡至少“入坑”五次宮斗手游,每一次都感覺“上當”,最近一次入坑,是今年年初大熱的《浮生為卿歌》。

“比皇宮更危險的是後宮,比皇帝更難當的是皇后。我原諒你了,原諒我們所有的甜蜜、虧欠、失望、絕望……”隨着台詞,場景不停變換——煙花綻放,歌女舞動,雪落宮殿,米卡一下子就被這款遊戲吸引了。

事實上,宮斗遊戲的最初體驗不差。和換裝類、戀愛養成類等女性向遊戲類似,宮廷晉級類手游入門簡單,上手快,在最開始的幾小時甚至幾天里,不論是劇情還是升位,節奏都很快,能一下子勾住玩家。不論《愛江山更愛美人》還是《浮生為卿歌》,在剛開始的一周里,米卡常常一玩就是一兩個小時,就連吃飯時都忍不住回想劇情。

不過,很快,米卡發現“貨不對版”,玩了一個多月她在遊戲中還是一個普通女官,連後宮都進不去——因為劇情的設定本就如此。每天的日常也越來越枯燥,抽卡、掛機收集製作服裝和裝備所需的原料,機械地完成日常任務。她哀嘆,“真的不會再愛了”。



這也是多數宮斗遊戲玩家所共有的經歷。在體驗當下比較熱門的十餘款宮斗手游后,本刊記者發現,遊戲模式都極其相似:遊戲背景設定有些與IP相關,比如《熹妃傳》,是根據經典暢銷宮斗穿越小說《清宮熹妃傳》正版IP授權改編,有些隱隱有着熱門影視劇的影子,比如讓人聯想起《步步驚心》的《宮廷秘傳》以及和《延禧攻略》有部分類似人設的《愛江山更愛美人》。

玩法上也大同小異。女主的目標是不斷提升自身實力,方式是通過收集服裝套裝,提升麾下隨從謀士的屬性,以及提升與曖昧對象的親密度來實現。

很多宮斗遊戲還會在節日期間推出特別活動,通常是服裝、卡牌的收集,獲取方式則靠日常活躍度,還有玩諸如消消樂、“找你妹”、宮廷蹴鞠等小遊戲。對於這種本意為了豐富體驗的小遊戲,有人歡喜有人憂。“我是來宮斗的,結果為了收集服裝,居然每天在玩消消樂?”米卡皺眉苦笑了一下。

遊戲節奏也會隨着“入坑”時間遞增慢下來。米卡在《愛江山更愛美人》中已經升位到“主妃”這個級別,距離玩家初始的“秀女”職位差了十級。“早在主妃之前就已經比較無聊了,也就是做做日常任務,點點金幣,收收菜了。”

原本劇情才是吸引玩家玩下去的動力,但很多宮斗手游的劇情都更新很慢,一些“高氪”玩家所在的關卡,劇情甚至還沒開發到那裡。

玩家與玩家的“宮斗”

雖然宮斗手游有很多“不如意”,但“宮斗”元素還是能吸引很多女性玩家,畢竟很多女生都有一個穿越夢。

“就像看動畫版的清宮劇一樣,配音也挺好聽。”《人生若只如初見》的玩家菲菲說。她本身對遊戲劇情發展最感興趣,因為玩得比較慢,還特意加遊戲里進度較快的玩家“求劇透”。

“雖然大家都說有《延禧攻略》的影子,但情節、人物還是差很多。”菲菲說,“四個男主角里,我有自己比較偏愛的一個,會特別關注女主和他的關係發展。”

在劇情“宮斗”里,結局是寫定的,玩家只需要像看電視劇、讀小說一般單方面接收。但真正的“宮斗”,在一些玩家看來,不是玩家與“紙片人”的鬥爭,而是“玩家與玩家之間的鬥爭”。

因為遊戲中有“排行榜”,玩家和遊戲聯盟(工會)都存在激烈競爭。“越是排名靠前的聯盟或個人,競爭就越激烈。”

於薰是《人生若只如初見》某區排名第一的聯盟盟主,想到隨時可能到來的聯盟沖榜活動,以及“總是用小號做手腳”的對家,她就很頭疼,“玩家之間一點不比電視劇里的宮斗輕鬆。排名靠前的聯盟都在暗自遊說、挖人,搶奪活躍度高的玩家。沖榜時,要有耐心,不少人都喜歡選擇在截止前一分鐘甚至前幾秒瘋狂加碼,一下衝到前面去。

”為了競爭,一些聯盟甚至會向對家派出“間諜”。於薰就曾遇到過“間諜”,排名第二的聯盟盟主曾經主動投靠自己,稱自己受到排擠。加入自己的聯盟后,於薰發現她挑撥成員間的關係,聯盟因此流失了一些成員;聯盟沖榜的計劃也疑似流出,“我就把她逐出去了。”

在《熹妃傳》《浮生為卿歌》等其他宮斗手游中,也有類似的沖榜活動設定。在米卡看來,玩家間的競爭越激烈,氪金也就越瘋狂,“小聯盟的佛系玩家不會這麼在意排名,但大聯盟、本身就花了很多錢的玩家就不一樣了。”

通常情況下,宮斗手游的單次充值金額在6元至上千元不等,根據累計充值額有相應的VIP等級。於薰第一次看到VIP等級及特權介紹頁面,嚇了一跳,“達到VIP13要充十萬元?有沒有搞錯?”

但她沒有逃過“真香”定律,現在她已經是VIP12(累計充值五萬元)的用戶。

“就是忍不住想花錢”

宮斗手游里,道具、服裝樣樣得花錢,且價格不菲。以《愛江山更愛美人》服飾店售賣的虛擬服飾為例,最貴的一款飾品“羅昂的項鏈”標價640金幣,充值1元對應10金幣。其他服裝價格也在十幾到六百金幣不等。

想要獲得一整套服裝,花費上千金幣是常事。“有時候想,用這個錢給自己買衣服不好嗎?”米卡解釋不了自己不斷氪金的行為,“但就是忍不住想花錢。”

女性玩家的氪金能力,早在《戀與製作人》這款遊戲中就得到證明。2017年12月上線的《戀與製作人》首月流水突破5000萬,1月流水甚至達到3個億。無論是《夢幻西遊》、《陰陽師》還是《王者榮耀》,上線前兩個月都沒有這麼高的流水。

據《2019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2019年中國遊戲用戶規模達到6.4億人,較2018年增加2.5%。其中女性用戶規模為3億,佔國內遊戲用戶總規模的46.2%。

女性玩家的戰鬥力,更是助力遊戲公司玩友時代2019年在港交所上市。玩友時代成立於2010年,一直專註於女性向手機遊戲,挖掘這一細分市場的增長潛力。旗下有《熹妃傳》《浮生為卿歌》《宮廷計》等多款宮斗手游。

招股書顯示,從2016年到2018年,玩友時代的營收分別為5.69億元、7億元以及14.64億元,利潤分別為8070萬元、1.18億元和3.37億元。截至2019年7月31日,其拳頭產品《熹妃傳》,平均每日活躍用戶為15.57萬人,平均每月付費玩家5.89萬人,付費用戶平均收益高達492.5元。

可不可以更精緻?

米卡玩過五款宮斗手游,一直玩到現在的只有《愛江山更愛美人》,“但熱情早就不復從前。”她購買了每天都能領金幣的年卡,最開始每天都會登陸,偶爾漏領一次都會很心疼,“現在是隨便,幾次都萌生了退游的念頭。”

其他四款手游里,米卡玩得時間相對較長的是《叫我萬歲爺》,即以皇帝視角培養大臣、迎娶妃子,“其實很單調、枯燥,只不過當時還有迎娶妃子的執念,堅持了三個多月”。她不喜歡《宮廷秘傳》(后更名《紫禁繁華》)那種真人倒模的角色形象,“有點粗糙,有點丑”。

《熹妃傳》和《浮生為卿歌》玩法類似,但她更傾向後者——美工已經是同類遊戲里比較用心的,遊戲場景也很好看,儘管如此,她對《浮生為卿歌》的迷戀在一個月後就結束了,理由是服裝少、難獲取,能攻略的男主角里根本沒有皇帝,遊戲玩法單一,總是掛機戰鬥,劇情更新慢。

於薰玩了大半年《人生若只如初見》,之所以留下來,一方面是因為投入的金錢很多,她本人也牢牢坐穩該區玩家第一的位置,另一方面是為了聯盟。

她目前是全職主婦,照顧一歲多的女兒,聯盟里有不少新晉“寶媽”,大家有話聊,不僅是遊戲,還會聊生活、育兒,甚至婆媳關係。聯盟里也有學生、白領,有人甚至會吐露不曾對現實生活中親密朋友訴說的心裡話:傾訴壓力太大,抱怨不平等的友情,其他人也會紛紛安慰。

但虛擬世界里的聯結很脆弱。於薰和米卡的好友列表裡,越來越多好友的上線時間變成“兩周前”“一個月前”“四個月前”。

玩友時代也預料到玩家的“撤退”。一般來說,手游盈利的巔峰期在三到四年,此後便是衰退期。在招股書中,玩友時代提到,在2015年到2018年,公司推出四款爆款宮斗手游,渡過第一個衰退期,但這四款手游將於2020年下下半年開始陸續進入下一個衰退期,屆時盈利能力或受影響。

大批玩家流失的同時,留下的玩家卻越氪越狠。根據玩友時代公布的數據,自2017年開始,旗下四款手游每月付費玩家在大幅減少,但月計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卻在上升,從2017年的201.4元到2019年7月末的644.9元。

“玩家願意氪,但遊戲能不能更精緻?”米卡說,現在還在堅守的玩家,大部分對遊戲有着更高的期待。對宮斗手游來說,在下一個衰退期到來之前,比起花精力讓廣告劇情更抓人、更豐富,或許提升遊戲本身的精緻度和玩法多樣性,才是留住玩家的關鍵。

(應受訪者要求,米卡、菲菲、於薰為化名)

更多精彩文章·財經

戀愛的世界首富,花花公子貝佐斯 陳利/文

今年 2月,貝佐斯帶着新女友勞倫 · 桑切斯一起挑選新 房。在多番對比權衡下,貝佐斯最終花1.65億美元(約合 人民幣11.5 億元)購買了位於比佛利山莊的一處豪宅。首 富隨便揮一揮衣袖,就創下洛杉磯地區的房產成交紀錄。

一場“報復性消費”來襲? 本刊記者 岳雲 王瑩瑩/文

“疫情期間,我們從自身出發觀察到的一個改變是,口紅銷量比之 前下降,眼影銷量卻上來了。像完美日記跟Discovery聯名的動物眼影 新品小貓盤和小狗盤,就在天貓的38大促中,創下每秒賣出2000件 的成績。”

自熱火鍋“熱”翻天

“性價比不如方便麵,新鮮好吃不如半成品菜,即便如此,超市不起眼的角落裡,自熱火鍋還是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

好了,文章讀完了。如果覺得不錯,記得分享到朋友圈哦。也歡迎在留言區寫下你的想法。

對了,提醒你,還是可以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全年更優惠噢。你也可以下載App,成為App的新用戶,就可以免費看整本雜誌了。雜誌,一口氣讀完才過癮。

花錢,是想買到

更好的遊戲體驗↓↓↓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檢舉。

標籤